红木桌案厂家低价批发_红木桌案批发采购网_红木桌案购买注意事项

印证其“数学卜筮

时间:2018-11-23 16:00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吴美凤,中国文化大学艺术研究所硕士,台湾师范大学历史研究所博士,现在中国文化大学美术学系助理教授,主要研究方向为明清时期家具的历史及其演变。主要著作有《宋明时期家具形制之研究》《盛清家具形制流变研究》。 螺钿为宫廷器作繁复的装饰用材之一,可

  吴美凤,中国文化大学艺术研究所硕士,台湾师范大学历史研究所博士,现在中国文化大学美术学系助理教授,主要研究方向为明清时期家具的历史及其演变。主要著作有《宋明时期家具形制之研究》《盛清家具形制流变研究》。

  螺钿为宫廷器作繁复的装饰用材之一,可使器表呈现喧闹多彩、富贵缤纷的特色。螺钿嵌饰漆作以“梅花初月”为主题,别具一格,应是明太祖无心插柳的一段意外插曲。

  上期文章讲到了《大明宣德公主像真迹》及《金盆捞月图》,这两幅画作中器物镶嵌的螺钿团团如正脸梅花的纹饰,就是此篇要讲述的重点。

  环顾目前世界各博物馆所藏中国螺钿器,可以发现,自宋代以来,纹饰图案以亭台楼阁、园林人物、四季花卉为主题的螺钿器作为数甚伙,但其中以梅花及梅月为主题的图案俨然自成一格。

  美国旧金山亚洲艺术馆收藏一座断代为宋至元代的螺钿梅花插屏(图1),屏心所饰为梅树,其老枝新桠中点缀含苞与绽开的梅花;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藏有一件元明之交的黑漆螺钿八角盘(图2),以及一件明早期的黑漆螺钿长方形盘(图3),图案俱为梅花与鸟的螺钿镶嵌,梅树的老枝或嫩桠上有成双的鸟儿或开喉对唱,或忙于啄采。梅花的百样姿态,或正观或侧看,应系受到宋理宗景定二年(1261年)刊出的宋伯仁所撰《梅花喜神谱》(图4)的影响,如“孩儿面”“笾”等。

  之后元明时期的螺钿镶嵌之作也见有持续以此为主题的器用,如断代为十六世纪晚期的英国私人收藏黑漆螺钿低桌(图5),四面平的牙条、腿足俱饰枝桠梅花,以及日本出光美术馆所藏的螺钿梅花纹高栏桌之桌面(图6)、日本东京博物馆1979年展出的一件馆藏明代人物螺钿高桌(图7)的踏面等均可见到。

  与此同时,元明之际出现了一丛梅树上梅花依旧各呈其姿,但天空增饰一轮初月的新组合。如美国赛克勒美术馆所藏的一组明代戗金螺钿文具箱(图8),最上层的箱面即是“梅花初月”的图案。同样的纹饰在日本东京博物馆收藏的一件明代梅月螺钿桌(图9)之桌面上也可见到,梅月纹饰旁还另嵌应景诗句。日本私人藏品中也有一件明代的梅月螺钿六角盘(图10)。

  据《明史》所载,朱元璋在天下群雄争战之际,提兵路过安徽徽州,召问徽州老儒朱升(字允升)时局大势,博览群书的朱升,“数学卜筮,靡不精究”,对曰:“高筑墙,广积粮,缓称王。”朱元璋听后大悦称善,于是问朱升想要什么。朱升说“请留宸翰以光后圃书楼”,于是朱元璋亲笔写了“梅花初月楼”以赐。黄瑜撰《双槐岁抄》中记载,朱元璋临走又问朱升想求什么,朱升跪泣说:“臣子同后得全躯而死,臣在地下亦蒙恩不浅矣。”《明史》记道,朱升在朱元璋称帝后进为翰林学士,年踰七十致仕后卒。其子朱同官至礼部侍郎,后因事让朱元璋起疑而将杀,念及朱升当年初见时就已跪泣求其子“得全躯而死”,只好令其自尽。

  朱升的事迹在正史中夹杂明人的笔记,不外突显其预事之神妙——预见多年后其子会遭疑致死,印证其“数学卜筮,靡不精究”。而身为开国皇帝的真龙天子朱元璋,与人间神算朱升交锋后所遗留的墨宝题字“梅花初月楼”,自然为人所津津乐道,广为传布,或许因此成为往后器用纹饰的主题之一。而尽管“梅花初月”的主题可能来自明太祖开国前之事迹,似仅在民间流转,显然并未进入大明宫掖。

  目前海外博物馆收藏多件螺钿嵌饰漆作以“梅花初月”为主题,俨然别具一格,推测为朱元璋成“龙”之前与民间神算朱升的交锋所致,果若如此,应是明太祖无心插柳的一段意外插曲。

  有明一代的宫廷螺钿漆作,前期可能因明太祖的崇俭节用而歇止不兴。一直到明英宗的天顺年间,官府所用之螺钿桌椅、条凳都还可能是明初江苏首富沈万三家族抄家所得。

  嘉靖四十四年(1565年),严嵩获罪被抄家,抄家清册上琳琅满目,金银珍宝、奇货细软等无所不有。《天水冰山录》附录所收清册记载大致为“计量”“点数又计量”“点数未价银”“点数并价银”等四大类。计量类如“纯金共重一万三千余两”,“净银得二百余万两”。点数又计量类则兼计金银所制器用,如“金酒盂九个,共重二十四两八钱”,“银小茶壶二把,共重二十八两三钱”等。点数未价银类只记奇货细软、罕见的无价之宝。点数并价银类所记为房屋田产、一般家私器用等,此类“即行变卖价银,一体解部”——亦即解送户部。其它据《骨董琐记》载全部“没入宫掖”,成为内府之主的皇帝所有。

  计量并价银类的床具共640张,其中却有52张“螺钿雕漆彩漆大八(拔)步床”,每件价银15两,虽仅占总数不到一成,但价值不菲。仅点数未价银类的床具有17张,嵌大理石的有5张,其余的不是“堆漆螺钿”,就是“嵌螺钿”或“厢(镶)玳瑁”,玳瑁亦为螺钿之属。看起来当时显宦之家视为珍稀的床具,非大理石镶嵌即螺钿镶嵌,其中螺钿镶嵌似又为贵中极品。

  若更往前查看正德朝太监钱宁的抄家记录(钱宁身怀左右开弓射箭的绝技,极受明武宗宠信,因掌管锦衣卫,并赐姓朱,故又叫“朱宁”,自称“皇庶子”。武宗驾崩后被继位的嘉靖皇帝诛杀,籍没其家),据《天水冰山录》附录所载,钱宁籍没的黄金之数为严嵩的三倍有余,家中赫见“螺钿屏风五十座,大理石屏风三十座,围屏五十三扛”等。“围屏五十三扛”的外表装饰不详,但总计133座之数也比严府还多25座,其中“螺钿屏风五十座”应是左右阿谀之徒进献,也可能是钱宁“狐假虎威”从各处搜括而来,无论如何,至少反映钱宁活动的十六世纪上半叶,螺钿屏风为贵重之物。但四十多年后严府抄家未见此物,颇令人费解。

  《骨董琐记》有云:“严嵩父子弄权时,天下珍秘尽归听雨楼。。。。。。以严氏父子之力,何求不获?”意即普天之下再珍稀之物,自有其师友门生、官宦同僚投其所好,竞相馈遗以攀缘富贵。就算无人进献的天价之宝,以其相府庞然之赀财,若欲取得恐怕也是九牛一毛。因此,只能暂时解读为:钱宁得意之时风行的螺钿屏风,由于嘉靖时期显宦之家的喜好发生了变化,被由倭国来的金银饰屏风取而代之,螺钿之饰只残留在了卧寝的床具上。如果螺钿屏风仍然余绪犹存,恐怕仅见于民间巨富。而权倾天下的严府未蓄此物,恐怕当时嘉靖皇帝的宫苑内也不会有。推测明中晚期皇宫内苑若曾风行过镶嵌螺钿之围屏,可能时间最早也在严府籍没之后。

  现存的相关资料显示,成化年间内府始有螺钿嵌饰之作,图案疏密有致,且多施于单色漆作上。至万历一朝乃风起云涌地大肆兴造,由点缀性之简洁装饰逐渐踵事增华,用材也从粗厚走向轻薄细致。但无论如何,螺钿仅为宫廷器作繁复的装饰用材之一,常与彩绘、填漆,或铜镶、平脱、描金、戗金等诸多工艺并存一器,使器表呈现喧闹多彩、富贵缤纷的特色。凡此,观照上期文章所记之园林仕女图嵌螺钿黑漆屏风(图11),似不为明代宫廷器用之属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